您当前位置: 人文 >> 文学原创
书生意气
乡愁于我是枚橄榄
[ 玉溪网   发布时间:2015-06-01   进入社区    来源:玉溪网   点击: ]

周葵 高级记者。喜欢用笔表达思想和情感,痴心不改,文如其人。写作自觉追求:永远向着真善美的太阳开放!为灵魂的救赎和美好而歌!

    周葵 高级记者。喜欢用笔表达思想和情感,痴心不改,文如其人。写作自觉追求:永远向着真善美的太阳开放!为灵魂的救赎和美好而歌!

“乡愁”一词的流行,是当代人在城市化进程中一种深深的失落。这种对家乡的眷恋之情,犹如小鸟找不到林子,羊儿找不到草坪,蝴蝶找不到鲜花,于是情感无所依托,从“乡恋”变成了“乡愁”。

农耕社会的长久浸染,人们对自然、对土地、对家乡有了更多情感的依赖,且融入骨子里,一旦离开了那个家园,心里就如失恋一般,空荡荡的。加上文人的渲染,推波助澜,便让这种乡愁成为心病,折磨着人。“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”《诗经》中最早的乡愁,竟然这么凄美。“近乡情更怯,不敢问来人。”老来还乡,这乡愁看似矫情却如儿童般纯真。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”游子思乡,寄予明月的乡愁是那么空寂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?”母子离别之情,是乡愁中最刻骨铭心的一幕……把这种乡愁推向高潮的是台湾诗人余光中的《乡愁》,短短几行诗句,就把家国情怀和人生世事表现得那么柔美哀伤、深情委婉、简约深刻,以至于把这个“乡愁”烙印在如今还隔海相望的所有的中国人心上。

乡愁是多么美妙的东西啊!

人人都有自己的乡愁,我的乡愁有着自身的生长烙印和生活痕迹。从捉鱼摸虾、爬树搅水、捕鸟玩虫到放牛骑马、山间挑柴、稻田闻香……物质生活的贫困并不能泯灭孩子的童心,反而给予了生态的原汁原味。孩童时,玉溪的空气是新鲜的,天是蓝的,自来水是可以直接喝的,猪肉鸡肉是香的,村庄镶嵌在田野中,一年四季被稼衬托着。当土地裸露,那是犁田翻地晒垡子,一放水栽秧,就成了孩子的天堂。稻子一天天转绿长高,可到田埂上往洞里钓黄鳝,可用橡皮筋弹射“蚂螂”(蜻蜓),还可捉“田鸡”(青蛙的一种)。而招“大绿头”(一种体型较大的绿色蜻蜓)则是男孩子最有技术含量的活计。把一只母大绿头用细线拴在小棍子上,让它在头顶上一圈一圈绕着飞,公大绿头一见,就飞来交尾,当它在母大绿头身上骑稳上下一齐双飞时,慢慢放下棍子,落到地上,不等它们尾巴分开,就一把抓住……

然而,后来的玉溪坝子,城市越扩越大,房子越盖越多越高,田地越来越少,而且见不到水田、闻不到稻香已经好几年了。自然的东西越来越少,人工的东西越来越多,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。城市化进程不能过于刚硬和犀利,还需要柔性和舒缓。水泥钢筋的模式和千篇一律的意识主宰一切,使得城乡文化的巨大落差难以安放乡愁。于是,“留住乡愁”、“记住乡愁”,便成了当今人们一种普遍而强烈的相思,这种愿望还被写到红头文件里,透着罕见的人情味,成了尊重和顺应民意的意思。乡愁是精神的栖居和心灵的归属,是能够以愁为美、化愁为美的。

我平时喜欢吃新鲜橄榄和盐水泡橄榄,开始咀嚼味涩,水一入口,立即变得甘甜。橄榄是好东西,泡了酒,酒别有滋味且清凉不上火,晒干泡水当茶饮,则润喉有食疗之效。我写此文时杯里也泡了橄榄,边写边喝,橄榄之味,回味无穷,美妙之极,正如我的乡愁。(周葵)

编辑:郑静瑜
分享到:
相关链接